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飞贼、浪女


  银行经理左孝贤在豪华酒家宴请大主顾,直到深夜才散席,坐进门外的私家
豪华奔驰车里。

  【阿强,到花园道天星公寓!】

  他吩咐司机后,点上一支大雪茄,悠然的吐出缕缕青烟。他虽年逾花甲,但
依旧保持着精力充沛的体格。

  私家车在天星公寓的大门前停下,他从身边掏出了一把钞票打赏司机。

  【得,辛苦辛苦  今晚没事了,你去休息吧!明天上午记着接我。】

  【多谢老爷!】司机高兴的接过钞票揣入怀中,然后将车开走了。

  【呀!你回来的得真迟啊!人家还以为今晚会空等呢!】

  一个年华二十的少妇开门迎接,她名叫玉花,是左孝贤的第五房黑市太太
(这黑市太太其实就是长期固定花钱包的二奶)。

  【哎!我原想早来的,却为生意上的应酬,忙得难以分身!】

  左孝贤脱掉上衣交与玉花手里,乘机将手在她那紧穿着睡衣的浮凸胴体上捏
揉起来。

  【好呀,你摸到你这柔软的肉体我就来劲了!哈哈  】

  【先去洗个澡吧,回头使不出劲儿我可  不饶你  】

  玉花扭动着丰满的身子催促着。左孝贤知道她已心猿意马了,赶忙奔进浴室
匆匆冲洗了一下,立刻出来,见玉花已脱掉睡衣,只穿着上现双峰、下露毛发的
性感内衣。

  【呵呵,玉花,你永远都这么漂亮性感!来,给我倒杯药酒儿,一会好让你
那张' 骚嘴' 吃个饱!呵呵  】

  玉花捧着注满狗肾鹿茸酒的高脚杯,袅袅地像条水蛇似的游入他的怀中,雪
背靠着他的胸膛将酒杯递送他嘴边。左孝贤就从玉花手里一口饮尽。

  【嗨!可爱的骚娘子!】

  他抱起玉花接上了嘴唇,边走边吻进入了卧室,轻轻放到床上,熟练的把她
身上的性感乳罩和三角裤除去,看着她那对最为自豪的浑圆豪乳,和两腿间黑毛
茸茸的三角部位。

  【好呀!天天看都看不够!这可是我最爱吃的一对大奶子呀!】

  左孝贤说着话,贪厌的在那对白白的豪乳上大力揉玩,那两只红红的大奶头
他吮多少次都不够。在豪乳上揉玩了一会,一只手就伸到她两腿间的阴毛丛中拨
弄着早已湿润了的阴唇和肉洞口,将粗大的手指在她敏感的肉洞里来回扣弄。

  【哎哎  哼哼  使劲  掏呀  掏出水来了  】

  玉花低声呻吟,由于敏感的乳房和阴道被他不停的揉玩抠弄,她越来越骚浪
起来,白腻腻的胴体放浪的扭动着,浑圆的大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着左孝贤的手
指插弄。

  年轻白嫩的女体全身打颤,伸过两条滑腻的大腿,环绕到左孝贤的腰间,将
那毛茸茸的女阴在他下身猛磨。

  左孝贤被她磨得欲火大起,抱住她那白嫩滑腻的丰满裸躯,狂吻着她的粉颈
和肥大的乳峰,刚才所饮的狗肾鹿茸酒药力发作,使他那只老阴茎胀得恶形恶状,
青筋直跳。不容怠慢,他急忙插入她春水横溢的浪肉洞中。

  玉花妖冶迷人的呻吟声,变得十分粗浊和短促了。

  【哎呦  老家伙好粗呀  操到肚里好胀呀  呜  呜  】

  如狼嚎似的叫床声,响彻整个套房,连走廊上也清晰可闻!这玉花可真够淫
荡的,叫床的功夫就令左孝贤这色老头喜欢  

  正在此时──隔壁的客厅突然发出奇怪的响动!玉花大吃一惊,忙用四肢夹
紧对方,阻止对方疯狂的颠簸。

  【听,客厅里有声响!】

  【大概是老鼠吧,别管它,快松开腿,我正操得过瘾呢!】

  左孝贤老脸憋得红红的,双手大力揉玩着玉花那对大乳峰,下体继续在她胯
间耸动。

  【哗啦】,客厅里又发出更响的声音,左孝贤也听到了,只得停止了抽插,
从玉花的肥阴户里抽出仍胀大的老阴茎,滚到旁边。

  【谁!?】他厉声喝道。

  【哇,吓死我了!】

  玉花扯过被单从上至下,将白光肥嫩的胴体全盖在被单里。

  【到底是谁?】左孝贤再度发问,声音已有些颤抖。他跨落合和床,心虚的
慢慢向客厅走去,正要开灯时,背后突然被一硬物顶住,有个可怖的声音道:
【不许动!你的性命已在我手中,识相点,把两手反过来!】

  左孝贤已吓得肝胆欲裂,双腿打颤,老老实实的将两手背过去,立即有条绳
子连同他颈项和双手捆得紧紧的,他那本是高挺的【老棍】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飞贼身材高大,头上套着尼龙丝袜,遮住了整个脸。【到卧室里去!】飞贼
推着左孝贤进入卧室,又用另一条绳子将他捆在床角。

  【喂,太太!】飞贼对着裹在被单里的玉花道:【露出脸孔亮亮相呀,同时
也让我欣赏一下太太的' 神秘花园'.】

  说着,【刷】的扯去了被单,玉花那莹白丰满的胴体立刻毫无保留的暴露出
来,她惊慌的夹紧两条白腻大腿,手儿遮在黑茸茸的阴户前,另一手臂横在双乳
前,试图遮住那对滚圆大乳!

  【你要干什么?】玉花看着飞贼紧盯着自己的胸部和阴部,知道飞贼已起了
色心。

  【哈哈  一身好白嫩的皮肉,肥满肉感,曲线优美!哗,奶大臀肥,真是
上等货色,怪不得老家伙把你当宝啦!】

  飞贼一面说着话,一面在玉花那滑腻凸凹的胴体上捏揉抚摩。【不错,像丝
缎面一样光滑细腻,如果抱在怀里那可不知有多妙。】转头见左孝贤在床角瞪着
一对老眼,那样子真是又恨又嫉。

  【哈哈  老鬼,你想看看心爱的女人被别操的样子吗?那可是活春宫呦!

  今晚就由我免费表演给你看!哈哈  【

  飞贼贪厌的看着玉花肥大双乳和阴毛丛中那裂开的肉缝,快速脱光亮出自己
黑红粗大的阳具,籍着蜗牛吐涎的余润,大力操进那裂开的骚肉穴中。

  玉花拼命抵抗,下体乱扭躲避,双腿一个劲的蹬踢,怎奈骚穴已被对方粗暴
攻占,娇嫩的子宫口被硕大的龟头撑顶着,越是拼命挣扎扭动身子,给于对方的
刺激反而更大。

  【好!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够劲的女人!这样操起来更有趣些。】飞贼兴奋的
大力操着她那扭动不已的骚穴,双手在她两个大乳房上使劲的捏。

  玉花吃痛大叫起来,伸手抓住对方的脸孔,尖尖的指甲立刻撕破了他头上的
尼龙袜!

  【呀!是你!阿强!】

  【贱货,你竟敢抓破我的脸!】阿强怒吼着,双手左右开工,对着玉花那两
只豪乳就是十多巴掌,打得那两只大乳房不停的左右晃荡,乳房两侧白嫩的肌肤
都是红红的手指印。

  玉花被打得痛出了眼泪,但立刻老实起来,泣道:【阿强,别打了,好痛呀!
你尽管操吧,我不反抗就是。】

  阿强见她满脸梨花带雨,样子份外妖冶,欲火更旺,揪住她那对被拍得红红
的大乳房,阳具更形粗壮,插在她那肥美的骚穴里冲刺得格外粗暴,仿佛狂风骤
雨。

  这个飞贼正是左孝贤的司机阿强,真实面目被揭穿,发出凶悍兽性,用粗大
黑红的阳具,猛力的狂操玉花的骚穴,似要一口气椿烂她的五脏六肺才甘心。

  玉花被他狂操了一会儿之后,紫色【唇舌】上的快活肉蒂,暗暗作祟,简直
做了阿强的帮凶,一丝丝被强暴后的快感不断从那快活【肉蒂】上传向全身,仿
佛骤饮美酒,陶醉在阴户被大阳具粗暴操弄的极端刺激中,不由发出甘美的呻吟
声。

  这事对左孝贤来说非常残酷,他万没想到这个凶残的飞贼竟是平时老实憨厚
的司机阿强!他只有瞪大眼睛颤抖的叫道:【你  你  竟敢  】气愤的竟
无法说完,他眼睁睁的看着阿强疯狂的用粗黑的大肉棒一次次重重的操进自己心
爱的女人阴户里,更令他不忍目睹的是,这个心爱的女人竟表现出被阿强操得十
分快乐的样子!

  【老爷,这个女人的风味妙不可言,真叫我操得过瘾!】阿强看着左孝贤的
样子,哈哈大笑着,双手将那对肥圆大乳左揉右捏,就像玩弄着两个柔软白嫩的
大肉球!下体更加激烈的撞向玉花的胯间。

  玉花似乎也在兴奋的不由自主的迎合。整整一个小时过去,她由被动变成放
浪主动,阿强有力的操动,令她呜咽不已,将肥嫩阴户大力迎合,四肢如八爪鱼
一样缠在他的身上。

  阿强得她骚浪迎合,感到她阴户里嫩肉套着阳具不住的翕动,狂操之间,快
感陡然达到极点,阳精一喷而发,射在激动的子宫口上。

  玉花被滚热的阳精一射,子宫口大颤,阴道发抖,高潮也虽之而来。阿强拖
泥带水抽出阳具,再瞧玉花的紫色阴户,变得红肿模糊,狼狈到极点。

  阿强缓缓整理衣衫,瞧着左孝贤,露出奸猾的笑容。